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漫游孔庙怀孔子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小说
“千年礼乐归东鲁,万古衣冠拜素王。”   在中国的山东,在山东的曲阜,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传遍四方,享誉全球,他就是中国儒家学派的创始人,中国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哲学家孔子。两千多年来,儒家文化以其正统的身份影响和滋养了一代代国人,并进而渗透到东南亚地区,近年来,儒家文化、孔子思想又漂洋过海,成为世界各地人们学习和研究的一种哲学思想,其深厚的魅力真是不可估量。也因此,孔子的出生地曲阜以及与孔子有关的资料都成了喜欢儒学、追捧孔子的人们所探知的领域,所以曲阜就成了重要的旅游目的地。   参观曲阜,探秘孔子的出生地,一直是我多年的心愿,这一次,告别了青岛的四位同学,驱车四个小时,抵达了东方圣城曲阜。   初到这山东小城,感觉这里格外安静祥和,不论是街上的行人,还是商铺里的生意人,都是一副不骄不躁,温尔而雅的神态,就连路边揽客的车夫或兜售土特产的小贩们也是热情而不烂缠,恬淡而不焦躁,体现着极好的素养,不愧为是礼仪之邦。   那天晚上,我们在宾馆安顿停当,便下楼去填肚皮。在宾馆门前,一个骑电动三轮的胖嫂给我们推荐了孔府附近的饭店,并说还可以顺便拉我们绕孔府游览兜风,每位只收我们两元。感于胖嫂的诚实热情,而且就旅游景区而言,2元一位的车费已经便宜到了极致,虽然时光向晚,夜幕降临,但有精明加强壮的老牛,相信也不会上当受骗有什么危险,况且,连日来我们持续坐车吹空调,实在憋闷太久了,此时坐在三轮车上,沐浴晚风,欣赏一番孔府夜景,岂不是一件美事。于是老牛我们四人分乘两辆电动摩的,身披金黄色灯光,听着车夫的讲解,绕孔府一周,在填肚皮之前来了一次精神会餐。   回到景区门口,择一不大不小的店面,点几样特色小菜,几瓶崂山啤酒,加上饭店赠送的煎饼捲大葱,弄个酒足饭饱,微醺醺的打道回府。   第二天,我们仍是选择了昨天那两辆三轮车,在导游的引领下,奔向景区。到了景点门前,胖嫂给我们推荐了一个导游。那个导游,身材矮小,肤色黝黑,与高大健壮的胖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到她,我戏谑地说,老牛本想找一个高个导游,如今却来个袖珍美女。听了此言,那导游面色略称羞赧地说道:“这点我可没法做到了,要是在导游和讲解方面有什么要求,我可以尽量满足。”望着她那闪亮的双眸,听着她那响亮的声音和基本达标的普通话,感觉素质还不错,于是便认定是她了。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的眼光不错,那个女导没辜负我们的希望,那清亮的嗓音、流利的讲解,渊博的文史知识和温尔而雅的语态确实让我们感到亲切舒适。   曲阜,古代是鲁国的国都,今为山东省济宁市所辖的一个县。关于曲阜地名的来历,东汉学者应劭解释道:“鲁城中有阜,委曲长七、八里,故名曲阜”。   曲阜虽为小县,但历史悠久,名人辈出。早在上古时代,曲阜就有人类活动,据古籍记载,在四、五千年前,这里即是炎帝神农氏营都聚居的“大庭氏之墟”。这里不仅是孔子的故乡,还是黄帝的诞生地,周公的封地,并且出过少昊(皇帝之子,五帝之首)、柳下惠(传统道德模范,坐怀不乱的故事主角)、颜回(孔子弟子和孔子思想继承人)、鲁班(木匠的开山鼻祖)、左丘明(春秋末期史学家,《左传》的作者)、孔融(东汉时期的文学家,《桃花扇》的作者)、孔孚(现代山水诗风的开创者)等诸多名人。   一个区区小县,居然产生过这么多对中国历史和文化影响深远的人物,这不得不使我对曲阜刮目相看。依我的拙见,曲阜之所以如此人杰地灵,产生过这么多的伟人名人,除了自然因素外,至少有三个人物的影响起了重要作用,其一是黄帝,他是中国人文始祖;其二是周公,他是中国礼乐文明的奠基人;第三是孔子,他是中国儒学的创始人。正如历史学家夏佑先生所言:“孔子之前,皇帝之后,于中国有大关系者,周公一人而已。”   说到底,作为一代伟人,两千多年前的孔子,不管愿意与否,他身上已经罩满光环。也因此,他的故乡就变得格外神秘起来,而引来四面八方的游客驻足探访。然而准确地说,如果只是游山玩水,这曲阜真的不能算得上一个好的选择。它更大的意义在于历史、在于文化、在于文明。   孔子祖先本是殷商的后裔,周灭商后,将商的子民归纣王庶兄微子管理,微子之后,其弟微仲继位,微仲就是孔子的先祖。这样算来,孔子与残暴无道的纣王还有着血缘关系,然而一个成为世界伟人,为大家顶礼膜拜,另一个却成为千古唾骂的无道昏君。所以以狭隘的血统、地域、民族来分辨人的优劣尊卑纯属一派胡言。   孔子出生于曲阜郊外的尼山,因此尼山石也成了土特产而被摆上了橱窗来展销,那石头质地细腻,光泽柔和,是制作砚台和印章的上好材料,咋一看,我便喜爱上了它,于是刻了一方“草原白杨”印章,算是对圣人的纪念,也是对此行的留念。   来到孔子故乡,当然第一件事就是要祭拜圣人,于是我们走近了孔庙。   据称孔子死后的第二年,公元前478年,鲁哀公将孔子故居改建为庙,后人便有了祭拜圣人场所。但是后来历经沧桑,数遭毁坏,又不断被重修和扩建,特别是到了清代,雍正皇帝下令大修,将其扩建成九进院落、460多间殿堂厅阁,于是就达到今天这样盛大的规模,以占地95000平方米的庞大建筑群,与北京故宫、承德避暑山庄并称为我国三大古建筑群。   从外看去,整个孔庙俨如北京皇城故宫,整个宫城有护城河环卫,黛色城墙高大森严,上面题有“万仞宫墙”四个大字,是乾隆皇帝的手笔,四围角楼耸立,威仪有加。   穿过城墙,进得院落,沿着夹道苍松古柏,一路向北,从金声玉振坊开始,沿着中轴线向前,穿棂星门、过太和元气坊、经至圣坊、上玉带桥,走弘道门、同文门,观奎文阁,经大成门,见杏坛,又大成殿,最后是圣迹殿。这其中的几个景点很值得一提。   金声玉振坊建于明代嘉靖十七年(公元1538年),上面的“金声玉振”四字为明代学者胡缵宗手迹。所谓“金声玉振”出自《孟子》的“孔子之谓集大成。集大成也者,金声而玉振之也。金声也者,始条理也,玉振之也者,终条理也。”孟子将孔子思想比喻为一首完美无缺的乐曲,在这里借用孟子语意,是说孔子思想完美无缺,集古圣贤之大成,以达到绝顶的意思,可见孔子思想的伟大。   同文门北院有一座拔地而起的高高楼阁,楼檐下群龙护绕中有一块木质牌匾,上题乾隆御笔“奎文阁”三个大字,它就是以藏书丰富、建筑独特而驰名中外的孔庙藏书楼。由于这座木质阁楼结构独特,工艺精湛,虽然经历了康熙年间的大地震,“人间房屋倾者九,存者一”,但奎文阁却巍然屹立,安然无恙。   杏坛相传是孔子讲学的地方,最早见于《庄子渔父篇》:“孔子游于缁帷之林,休坐乎杏坛之上。弟子读书,孔子弦歌鼓琴。”但是原址在哪里却无记载。宋天禧二年(1018年),孔子四十五代孙孔道辅监修孔庙,将正殿后移扩建,以正殿旧址“除地为坛,环植以杏,名曰杏坛”,金代始于坛上建亭,由当时著名文人党怀英篆书“杏坛”二字。   来到杏坛前,可见一座石刻香炉矗立在坛前,上面插满高香,缭绕出的袅袅香烟向四维空间弥漫,好似传达着游客们对先哲的怀念,或许更多的是寄托着游客们美好的心愿。香坛两侧有数株杏树,据说每逢初春杏花绽放时节,红粉相间,随风摇曳,别有一番情趣。面对此景,乾隆为之赋诗曰:“重来又值灿开时,几树东风簇绛枝,岂是人间凡卉比,文明终古共春熙。”相比较,我还是比较喜欢孔子后裔六十代衍圣公的《题杏坛》:“鲁城遗迹已成空,点瑟回琴想象中。独有杏坛春意早,年年花发旧时红”。   杏坛的建筑也格外别致,既非普通的一字脊,也不是“四出水”似的四坡五道脊,而是比较少见的十字结脊,四面悬山,上面黄瓦覆顶,周围朱拦拱卫,配以雕梁画栋,给人以高贵华美之感。   伫立在华美的杏坛前,想象着两千多年前圣人在此开坛讲学的盛景,揣摩着一个个历史画面,不禁思绪万千,联通古今。曾几何时,孔子提出了“有教无类”的教育思想,这大概是最早提出的教育公平的思想,但在过去的岁月中,这只能是一个美好的理想,圣人能够不分高低贵贱,不论老少地施加教育,但事实上寒门弟子又有几个能够得到受教育的机会?两千年后的今天,不论富贵贫贱,甚至不分国籍不分种族,只要愿意,任何人都可以接受儒家思想的教育,倘若夫子上天有灵,当为此而欣慰了。   大成殿,位于孔庙中央,是整个孔庙的主体建筑。它面阔9间,进深5间,东西长54米,南北宽34米,高32米。外观看去,大成殿黄瓦朱棂,重檐九脊,斗拱交错,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气势磅礴。它与北京故宫的太和殿、泰山南麓岱庙的天贶殿并称为中国三大殿。大殿回廊四边有整块的大理石柱,共28根,各高5.98米,直径达0.81米。上面均雕刻着两条正在戏珠的飞龙,柱脚衬以山石波涛,造型生动优美,雕刻玲珑剔透,工艺绝伦,为曲阜独有的石刻艺术瑰宝,在我国宫殿建筑中也罕见。殿内高悬“万世师表”等十方巨匾,三副楹联,均系清乾隆帝手书。正中供奉孔子塑像,七十二弟子及儒家历代先贤塑像分侍左右。历代皇帝的重大祭孔活动均在大殿举行。殿下为一巨型须弥座石台基,高2米,占地1836平方米。殿前露台轩敞,旧时祭孔的“八佾舞”在此举行。   孔夫子三十而立,毕生为传播儒学恢复周礼而鞠躬尽瘁,相传一生所授门徒三千,出了七十二位贤人,和今天相比,相当于一个班出了一个优秀学生,这比率在今天似乎也算是很低的了,但他依然千古不朽,世界流芳。面对这种现象,我们也应该有所思考,思考一下我们的教育内容、教育方法和教育质量。   听着导游的讲解,游走于古桧翠柏之间的廊道上,试图能寻觅出更多圣人遗留的印记,只可惜,两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好多当时的古迹已不见踪影,虽然院内有一株古老桧树,传言为圣人亲手种植,且旁边还立了一块石碑,上书“先师手植桧”,是为明万历年间进士杨光训的手笔,并附加了许多神乎其神的传说,用以证明它的真实性。但事实上,夫子亲手栽种的三株桧树早已枯死,现今所见乃为枯树之根重新萌芽而成。其实,真假与否都似乎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圣人留给后人的思想得以传承,就是对先哲最好的纪念。   出门之时,又看到几个虔诚之人在那里焚香祷告,甚至三叩九拜、长跪不起。我不禁生出疑问,把一个人奉为圣人伟人也许不错,但是把他捧为教主,把他的思想宗教化、绝对化大概就不妥当了。当下一些人士,试图利用孔子思想、利用儒学来拯救世风,教化国民,本意是不错的,但要是把孔子思想当作包治百病的精神良药可能会事与愿违。剔除糟粕、取其精华才是我们对儒学、对所有古代文化的唯一正确态度。 黑龙江哪家医院治疗羊癫疯吃什么食物对癫痫病好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呢小儿癫痫该怎么治疗
aci国际注册营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