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绿野】网缘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语录
午夜的春梅,再也没了睡意。屋里已没了往日闺女的身影,她感到了空旷与孤零。想想自己已经和李强分开五年了。十年前,春梅带着丈夫、女儿,怀里揣着仅有的五百块钱,从遥远的内蒙边远小镇,来到了北京。在家时丈夫游手好闲,抽烟、喝酒,不务正业。春梅想给丈夫换个环境,自己再带着他点,兴许丈夫还能改好。可是到了北京,丈夫还是改不了本性。整天出来进去,给人打工吧,嫌点长,又怕累。女儿也不管,而且还和别的女人,勾三搭四的。春梅实在忍受不了了,天天和丈夫吵架,这丈夫李强不但不知悔改,反而还自己跑回了内蒙老家。最后这五年里,春梅自己带着女儿,靠给人家卖衣服,供女儿读完了大学,并且已经结婚出嫁。自己终于熬出来了,这最难熬的一段日子。是啊,这一步步都是她自己的安排,这回自己该知道下一步的计划了。那就是寻找自己的幸福了,给自己的后半生找个依靠,用平静的生活去填补前半生的不幸与遗憾。   一边想着,顺手就拿起了手机,有意无意地在单身群里搜着。一串串、一行行在眼前穿过,一闪,一个叫;‘与你相伴 ’停住了,其实也没去多想,就加了好友。巧了,对方真的就在线上,客气的、形式过程的问候之后,就聊到了实质。‘与你相伴’就变成真名吴则志,五十六岁,两年前离异,家在辽西的一个小县城。虽然下岗多年,凭自己的手艺,在城乡结合处,开了个电机修理部,有个儿子已经成家立业。这时春梅有些心动了,年龄、条件好像都适合自己,聊了他的前妻---,也聊了自己的过去--- -----。   一声鞭炮炸响,惊醒了春梅,外面已经大亮了,啊,今天是腊月二十三,是小年了--- ---。   二、   年前的这几天,对春梅来说,真是度日如年。要不是赶上春节,她想马上去东北,看看这个网上聊来的男人,究竟是啥样?因为春梅不想放过这相对合适的机会。年前去,不合适,初一?自古忌讳出门。就初二,春梅是个急性子,于是就买了正月初二的车票,当然这个春节,对春梅一个人来说,过与不过,也就无所谓了。   正月初二,北京开往阜新的5175次快速列车上,整个8号车厢,稀稀的十几个人,想想和春节前相比,车厢里到显得有些冷清。此时的春梅,身穿粉红色的羽绒服格外耀眼,齐耳的短发,白皙的脸还是显得很年轻,虽然已年近五十,一双大眼睛仍透着一股少有的灵气 。春梅正了正披在身上的羽绒服,胳膊拄在茶桌上,手托着左腮,侧头望着窗外,列车的音箱里播放着高安的《红尘情歌》;‘你知道我曾爱着你,你知道我还想着你,--- --- ’,窗外的大地还是冬天的苍茫,铁路旁无叶的树,随着车过,顺而倒下,春梅的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真的不知道她的这次辽西之行、这段网上捡来的情缘,又会咋样?会不会有些唐突?其实春梅的心,一直也没底。是不是像各种媒体报道的一样,是一场骗局?可不去验证,又不能下结论。几天没睡好的春梅,此时也没有一点困意。   春梅放下了拄在茶几上的胳膊,又把披在身上的羽绒服,重新穿上了两只袖子,把两个敞开的衣襟抿了一下,顺式把头靠在了坐椅的靠背上,闭上了眼睛,又陷入了沉思--- ---,自己的婚姻、自己的前半生,由于自己的年轻幼稚,都毁在了自己的手中,梦幻般的过去,都是自己导演的‘杰作’,--- ---   三十年前,二十的春梅,出落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姑娘,聪慧、漂亮,白嫩的皮肤。特别是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老是带着天真可爱的笑,看上去就迷人。为此,在她家那个边城小镇,引来了不少羡慕的目光 。那真是花草崇拜,人见人爱。   春梅有两个哥哥,两个弟弟,她在中间。由于家里就她一个女孩,父母和两个哥哥也是都宠着她,两个弟弟也有时让着这个唯一的姐姐。初中毕业了,在粮食系统工作的父亲,就把自己的班让给春梅,让她接了班,父亲也就提前退休了。   春梅和许多女孩一样,有好多的好姐妹和要好的闺蜜。李玲就是她从小最好的闺蜜,住在春梅家前面,只隔了一条街,李玲比春梅大一岁,李玲还有一个弟弟,比春梅小两岁,就是前面说的李强。这小伙身高一米七六,长的非常标准,一脸的青春英气,拿现在的话说 ,酷毙了。由于春梅从小就和李玲在一起,也就相当于也和李强一起长大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个年轻人的心里,慢慢地就蒙生了一些复杂的东西,有时当两个人目光相碰的时候,都有脸红心跳的感觉,也就有了相互爱暮之意。一对青涩年轻男女,带着对爱情懵懂,便开始了一场自以为天下无双姐弟恋。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几个月后春梅的母亲,从邻居那里知道了春梅和李强的事情。一天晚饭后,母亲把春梅叫到跟前,‘小梅呀,听说你和李玲弟弟恋爱了’? 看到母亲一脸严肃的样子,春梅低着头,两一只手在不停的摆弄着辫梢,却一声不吭。母亲看了一眼春梅,无奈的摇了摇头。   以后的一段日子,父亲也说,哥哥也劝,却怎么拦不住春梅的心。更让家里吃惊的是,她竟背着家里,在别处租了房子 ,和李强同居了,就连结婚登记,也是以后补办的。为这,春梅的母亲气的大病了一场。   春梅这三十年前的一错,竟毁了自己的大半生,--- ---。   ‘盒饭啦’传来了餐车服务员的叫卖声,也唤醒了沉思中的春梅。      三、   至从年前二十八,春梅告诉‘与你相伴’吴则志,说正月初二来见他。其实老吴这年也没过好,平时不爱言语的老吴,也不得不把网上聊来的媳妇的事,告诉了哥哥和妹妹,结果哥哥和妹妹,都把他说了一顿,‘你都多大岁数了,竟整这不靠谱的事’哥哥严肃的说。妹妹说;‘哥呀,啥你都信?你这老实人,还不让人喽’。哥哥、妹妹都说不行,老吴也就留个心眼,没敢告诉老妈,因为离婚后,老妈一直在妹妹家,他怕老妈为他再操心。   今天算,明天盼,终于熬到了正月初二。把修理部交给了徒弟,老吴自己去洗了个澡,翻了翻自己的衣服,其实也没有一件像样的,心想,怎么也得换一换啊。一想将要和北京来的内蒙女人见面,虽然老吴也五十多岁了,老实本份的他,还是有些心跳,担心见面自己说啥。   春梅乘坐的5175次,正点到辽西小城义县是晚上五点二十分。这不,如坐针毡的老吴,提前一个多小时,就到了车站。抬头看了看电子钟,候车室又不让吸烟,老吴只好出来了,顺手点了一支烟,低着头来回度着方步,也不知今天的一见,是千里姻缘?还是人生过客?看了一眼映在玻璃墙上的自己,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老了,这些年的风风雨雨,仿佛就在昨天,--- ---   老吴的老家在县城的北边的农村,初中毕业后,那时哥哥已经结婚了。父亲就提前两年退休了,就把当时的班,给了刚刚初中毕业的老吴了,是一家县办的仪表厂,这样老吴就在城里上了班。两年多后,父亲在城里给他买了两间房,又娶了城里的媳妇,又有了个儿子,虽然生活不怎么富裕,还算美满。   1996年,随着老吴的下岗,人生也就发生了转折与变故。儿子马上就要上初中,这时,他真的有点不知所措了,本来就少言寡语的他,就显得更沉闷了。   老吴从小就性格内向,没事的时候,就爱鼓捣小电器,啥东西都敢拆开看看,简单说,就是爱琢磨、有些心劲,谁家的半导体呀,录音机呀坏了,都找他修,而且大都弄得上。也就算有些特长吧。   老吴在家里想了好些日子,实在也是没办法了,就想到了修电器。于是他就备了些工具,骑着自行车开始走街串户修电器了,那时的电器不像现在怎么普及,有时一天也挣不到几块钱。老吴想这样不行,我得去农村,于是就骑着自行车串屯子,虽然多挣了几个,但是每天总是累得够呛。由于老吴待人诚恳、实在,重来不糊弄人,而且收费也不贵,慢慢的就有了人脉和回头客。再加上老吴是个爱琢磨专研的人,头些年农村用的水泵、潜水泵坏的比较多,老吴就试着给人家修。经过几次实践,修电机也就不在话下了。慢慢有认识老吴的,就给他介绍修厂矿的大电机,老吴诚实、守信,收费合理,主顾也就多了。   老吴的活多了,老是打游击上门修,慢慢就不行了,没办法他就在城北的一个开发区租了两间门市。活干不过来,就雇了两个人,从此老吴走上了专修电机的行业,也就挣着钱了。   楼也买了,儿子大了,媳妇也娶了。当然生活也就好了。按说,这还有啥说的,可偏偏就出事了。由于这些年老吴一个心眼的挣钱,心想,我把钱都交媳妇,让她幸福、享受,就行呗,忽略了对妻子情感的爱、两性的爱。慢慢日子长了,妻子真的就‘红杏出墙’了。开始老吴也没在意,就发现妻子特爱打扮了,经常买时髦的衣服,每天擦油抹粉的,老我想,也该让她享受了。可时间一长,老吴发现,家里的事,修理部的事,妻子一点都不管了,衣服也不洗了,饭也不做了,老吴整天在修理部忙,妻子在家干啥,老吴也不知道。   一天老吴和朋友一起喝酒,朋友悄悄告诉他,说他媳妇在外边有事。老吴就记在了心里,隔了几天,老吴趁修理部活不忙,就突然回家了,还真就给堵着了,人脏俱获。遇到这事,老实人也不干了,从此,老吴自己吃、住都在修理部了,家也不回了,而且向妻子提出了离婚的要求。开始妻子不答应,但是老吴的态度非常坚决,甚至把楼和存款都给了前妻,总算把婚离了,--- ---   ‘各位旅客,由北京开往阜新的5175次列车,马上就要进站了--- ---’,车站的广播声,惊醒了沉思中的老吴,他扔掉了手里的烟头,走向了车站的出口,--- ---   四、   春梅走出地下道的出口的瞬间,老吴一眼就认出了她。这时的春梅也在向出口处望着,在寻找着来接她的老吴。春梅走出了出口,当老吴迎上去,出现在春梅眼前的时候,春梅才看出来接她的吴则志,‘来了’,老吴说了一句,春梅笑了笑,‘啊’了一声。随着春梅就打个激灵,是啊,二月的东北还是很冷的,春梅拉了拉羽绒服的拉链,顺手把后面的帽子罩在了头上。‘还没吃饭吧?我们先吃饭’老吴望着春梅说,此时的春梅,真的感觉肚子有些饿了,随着说了声‘好吧’。   东北人的大方、好客,有点感动了春梅,四菜一汤,盘大、量也大,虽然吃不了,看着实惠。这时坐下的春梅,才开始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老吴;一米七几的个头,长瓜脸,说实话,皮肤较黑,必定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头上有些秃顶。虽然按春梅的标准有些落差,但是看到老吴又实在,又老实,春梅转念一想,这不就是自己想找的依靠吗?拿时髦的话就是;‘经济适用男’,想到这些,春梅自己在心里笑了。   一顿饭后,天也黑了。老吴说;‘去我修理部看看吧’?看了一眼已经整理好衣服的春梅,;‘行,去吧’春梅回答着,一边也就跟着走出了饭店。   辽西的小城还是有些落后,仅有的百十台出租车,几乎看不到终影。一色的机动的、电动的三轮车,后面罩着塑料棚,满街都是。老吴一抬手,一辆三轮车就停在了眼前。俩个人并肩坐在一起,由于坐位有些小,俩人挨的很紧,老吴显得有些不自在,春梅的身体也有了异样的感觉,这时老实的老吴,不知哪里的勇气,反正胳膊放在前面也不得劲,索性就从座椅的后面申过去,撘在了春梅的肩上,春梅感觉到了,没有拒绝。   三轮车穿过几条有路灯的街以后,路的两边只有零零散散的灯光,又过了一个很长的大桥,这时的春梅心里有些发毛,心想,这是哪啊,千万别受骗那,可转念又一想,我五十岁了,还能咋样?这时,三轮车也就停了下来,老吴说;‘到了’。   南北的公路,老吴的修理部在路西,两间门市。一进外屋,堆满了废弃的电机壳子、零零碎碎的破旧铜线,里屋,两个工作案子,也都是堆满了要修的电机和工具。在外屋的里边,有个单僻出来小屋,是老吴做饭、睡觉的地方,一张破旧的床,被子和褥子凌乱的卷在了一起,饭后没刷的碗还在桌子上,一盆没倒掉的洗脸水,上面已经结了一层冰。春梅的心泛起了一丝怜悯,环顾了一下四周,脏兮兮的,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老吴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春梅看了看老吴说;‘这样吧,今天晚了,我也累了,你给我找个住的地方吧’。于是,老吴又把春梅送回了城里,找了个宾馆,总算把春梅安顿好了,自己走了。   第二天,老吴早早就来了,陪春梅吃了早点,在城里的街上走了走,又带春梅逛了古迹俸国寺,边逛边聊,互相都详细地介绍了自己的过去。不知不觉就过了中午,俩人随便吃了顿午饭,时间就到了午后三点多了,春梅说;‘老吴,我晚上就回去了,是六点的车,咱俩都再想想,考虑考虑,你修理部还很忙’,老吴说;‘那也行,反正我是没想法了,看你吧’。   就这样,晚上老吴把春梅送上了回京的火车。   五、   回到北京的春梅,其实也没啥想的,但是现实的东西还得考虑啊,老吴离婚时,把楼房给了前妻,她想,我和他结婚也没地方住啊。春梅就在网上和老吴谈了实质的东西,老吴告诉春梅,这两年自己又攒了些钱,她要是能来,他愿意给春梅买楼,春梅一听有门,但又提出买楼得写俩人名字,算共有,老吴说;‘行啊’只要你来就行,连装修、家具一切都没问题。春梅一看,怎么实惠的老吴,还说啥呀,知足了。现在,一个大姑娘结婚,也就如此呗。   于是,春梅把北京的出租屋退了,挑了几件较好的衣服,剩下的衣服啊、家具啊、生活用品啊,统统不要了,干净、利索,就来到了辽西小城。   老吴说到做到,让春梅自己选,在城内最好地方,买了两室一厅的新楼,并拿钱让春梅自己装修,喜欢咋弄就咋弄,就连家具、电器都是春梅自己选的,真是顺心,高兴的春梅,成天哼着小歌。   婚后的两个人,真是幸福。春梅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把老吴弄得干净、利索,仿佛又年轻了多了。老吴的生意,越来越好,又加了人手,收入那是更可观了。春梅几乎每天都去修理部,给老吴和工人做饭,老吴还是和以前一样,只干活,不管钱,甚至兜里从来不装钱。他把这个家和他的一切,都交给了春梅。   春梅自己也十分珍惜这份网上聊来的姻缘,老吴病了,她伺候在床前,倒水、喂饭。半夜想吃罐头,春梅冒着寒风,跑四街去买。楼上楼下的没有不羡慕的。‘都说网络骗人,看看人家,天下奇缘’。知道的人都这么说。   转眼三年了,一份传奇的网络情缘,真实的故事还在延续。这不,俩个人在商量,开春暖和了,把老吴的老妈,从长春的妹妹家接回来,尽一份儿女的孝心,让老妈也过上温馨、幸福的晚年。   癫痫病手术治疗方法商丘的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武汉哪地方治癫痫病双眼上翻、腿绷直是癫痫吗
aci国际注册营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