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王路:微信超过一千好友,生活就不得安宁了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传统国学

微信超过一千好友,生活就不得安宁了。就算什么事都没有,每天也会手机响个不停,书就没法看了。

高中时,有次期末考得挺差,不好意思出去玩,怕家长责怪,就把自己锁在屋里,待了整个寒假,看完了许多部小说。现在不行了,一本书刚拿起来,看一行,微信响了。回复完再拿起来,忘了看到哪儿了。从头看,刚到打断的地方,微信又响了。

怎么办呢,持戒。看书时微信响,不管是谁,不管什么事,先看完一段再说。一开始效果挺好,后来发现,每次微信响,虽然不碰手机,但总想扭一下头。如果手机就在桌上,不用碰,消息会显示到屏幕上,说是不看,其实也看到了,只是没有立刻回而已。

于是,我就把手机盖在桌上。微信响了,眼睛都没眨一下,继续看书。不过,马上想到:该不会是领导找吧?要是的话,把领导晾一边可有点不太好,不过管他呢,反正一段也没多长。喏,马上到最后一个字啦。看完了,但讲的啥呢?没注意,跑神儿了。

又倒回前头,刚看懂一句,就想,应该不是领导找。领导找我没理由啊。可能是昨天同事聚餐,我帮人垫了钱,他发红包给我了。要不就是,晚上约的饭局,人家跟我确定时间地点来了。

身子虽然没动,脑子里已经转过很多念头,猜测是谁发的,说什么事。这很糟糕。你虽然没有造身业,但造了意业呀。虽然纹丝不动,心念已经被一声响动牵走了。你能让自己不看微信,却没办法让自己不想。因为每次一段刚看完,就马上去看微信,哪次也没有忘。那就表示,虽然没碰手机,但脑子一直隐隐在想着。

人的很多负担,就在于要隐隐想着很多事。那些事虽然没有浮出水面,但就在水底下不深的地方,只要微风吹过,就纷纷浮出了。有没有办法,把那些隐隐的担忧深深抛在水底呢?

对常人来讲,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某件强有力的事把你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吸走,别的事就顾不上了。比方说,论文写不出来,明天就要交了,愁死了,怎么办呢?打游戏。一打游戏,不愁了,把论文给忘了。很多人用工作来驱除烦恼,觉得之所以烦恼是因为太闲,忙起来就好了。

这种想法似是而非。实际上,烦恼不是没有了,而是暂时被搁置,被压伏了。()它们处在“缘阙”的状态,但种子没有断。所以,游戏一打完,马上想到论文,更加头疼了。被压伏之后的烦恼,有可能会滋长得更疯狂些。对于有的人来说,打游戏也不能忘掉论文,一边打一边担忧,到后来都打不下去了。

靠转移注意力来暂忘烦恼,是从缘上断,不是从因上断。但要想通过分析来理清烦恼,更是不可能。一件不通的事情,不是随便想想就能想通的。琢磨烦恼本身,往往只会把烦恼培养得更茁壮更坚固。那什么是真正的从因上断呢?持戒。不种烦恼的种子,自然就不结烦恼的果了。细说比较繁杂,回头另写一篇聊。

总之,对烦恼来讲,从缘上断容易,从因上断难。但从缘上断也是一种方法,相当于斩草了,但是没有除根,等别的事情一过,春风吹又生了。

08年,我在郑州一家民企上班。那段时间,公司很多人离职。不过业务开展得还算顺利,领导好像也没受什么影响。一天早上,副总正在开晨会布置任务,一位胖同事突然闯进来说:不好了,出大事了。副总马上说:咋了,不想干了?同事说,不是,是我们租用的场地,人家突然不给租了。副总说:噢,这都是小事,回头再说。

副总很淡定,但我已经从“咋了,不想干了”几个字中,窥见了她的惶恐。一有风吹草动,她首先想到的是骨干员工要离职。其实只要仔细想想,哪个员工提离职,会在晨会上当着许多人的面提呢,更不可能说“出大事了”。领导为什么不过脑子就往这里想呢?显然,这是她内心潜伏已久的隐忧。虽然深藏不露,但慢慢滋长成心病,给她带来恐惧。别人一开头,说坏事,她首先想到这种可能,于是气愤,要用委婉的形式发泄,实际上想表达的是:“连你都不想干了是吗?我早就知道!”

结果发现这种发泄毫无理由。人家根本没有不想干。你的忧心和气愤,完全是没有对象的。本来没这回事,你想象出这种可能,并承受它的反复折磨。

未知有种种可能,但最终的路径只有一条。在那条路径出现之前,你心里的每一种隐忧,都会抓住一切机会浮现。如果你没有隐忧,是完全不害怕电话响起的,因为不可能有什么坏事。一旦有隐忧,铃声就变得刺耳了。

手机铃声响起,你伸手去掏,一刹那转过许多念头:是谁打的,什么事情……看到是陌生归属地的号码,马上会想,这个城市我有几个朋友?最有可能是谁?会不会是骗子?只是掏得太快,那些念头还没有展开,就接通了。既然接通,就把别的可能性排除了。

所以,有人习惯用“了事”的方法解决烦恼。不就是事多嘛,处理快点,处理完一件,就少想一件。但问题是,处理完这些,又会有别的许多事出现。当外界不再施加给一个人琐事时,他第一时间会觉得真好,终于不忙了,但很快就会发觉,好无聊啊,得找点什么事情做,于是又轮回到以前的状态了。

对微细心行不能仔细察觉的人,永远会陷入忙碌,没办法解脱。有事的时候固然有事,没事的时候,也会制造出一些事,悬挂住心念,从而没办法像无风的海面一样不起任何波澜。

而所谓“制造出一些事”,其实并不是主动制造的,是不得不制造。是埋伏在心底的许多种子,得到间隙,疯狂生长。因此,在忙时面对的,通常是小烦恼,是可以很快解决的。在闲时滋生的,通常是大烦恼,是难以短期克服的。

一样行为种下烦恼的因,在果相坏掉之前,就一直存在。比方说,有个项目做坏了,你就知道领导或客户迟早会找你的麻烦。那么,每次手机铃响,就想到这种可能。直到他已经彻底找完你的麻烦。有人遭遇亲人重病,就会一直心存忧惧,担心病情随时转剧,心就无间断地忍受忧惧的噬咬。

电话或微信的响起,只是外缘。并不代表没响的时候,担忧就不存在。它潜伏着,伺风吹草动,随时涌上来。潜伏的担忧,可以不表露出来,不让别人知道,但自己的心无从躲过噬咬。

铃声响起,本来只是物理现象。除了声波震动,并不包含其他涵义。一个婴儿听到微信声,不会做更多的解读。但成人不一样,成人会把它和具体的种种可能性联系在一起,并随之生起企盼、恐惧、忧心、悲伤等情绪。

这种串习的结果,佛教叫遍计所执。因为不断地练习,把两样本来没有关联的事物联系起来,并令它坚固。在餐厅正吃烛光晚餐,听到手机响,心情大坏,知道又要去公司加班了,拿起来才发现,响的是邻桌的手机。心情大坏的根源,并不在手机铃声,而在心中的烦恼种子。

因为种子未断,一旦有了外缘,思心所发动,就造下意业,结成果。《地藏经》讲,“南阎浮提众生,举止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当你开始设想一件事情的时候,它的果就已经没有办法避开了。如果一个人,心里有着强烈的怨恨和恐惧,剧烈到无论在哪里,做任何事情,心中都无法摆脱掉这种情绪的逼迫,那就是身在无间地狱了。

南昌癫痫病重点医院癫痫病禁忌什么食物遗传性癫痫好治疗吗
aci国际注册营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