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梦入江南烟水路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伦理小说
破坏: 阅读:4634发表时间:2014-09-17 22:03:04
摘要:我从春天走来,历经夏的华彩,而今已是秋韵悠然。秋是一个丰收的季节,我的柴门庭院,也即将花开满百朵,红豆粒粒生,岁月长又长,烟雨路漫漫,恍如一梦来。谨以此文写给自己在江南发文一百篇。

【江南】梦入江南烟水路(散文) 谨以此文写给自己在江南发文百篇
   ——题记
  
   芳雨初晴的午后,微涨的河面罩上薄得如丝的白雾,高低起伏的山峦披上了银白的羽衣,饱满的轮廓依稀可见。山苍苍含黛,水漫漫着裳,触手可及的眼前景,让我脑中迅速滑过四个字:江南烟雨。
   是呵,眼前的山水韵味,眼前的缥缈朦胧,不是江南仿佛江南;眼前的空灵清澈,眼前的婉约淡雅,不是烟雨恰如烟雨。
   江南,我在步步靠近,却始终隔了一层迷雾、一帘水梦。我在魂牵梦萦,却一直徘徊在梦的边缘。经年的梦中,江南于我,可以仰其息,听其声,观其形,却无法揽入怀中,弹笙歌笛柳,观紫烟袅袅,嗅梅子清香。
   江南,多少诗情画意的额头,烟雨,几分半遮半掩的清颜。江南,多少魂梦一生的牵绊,烟雨,几多清丽时光的绕怀。江南是画,烟雨如诗,笔峰浓转淡,笔笔都写意。江南是绢,烟雨是墨,素胚勾勒处,处处都是美。
   江南是琴,烟雨是琴音,一筝一弦都淌着岁月的沧桑,一抚一弄都奏出空灵的梵音。有多少佛前青莲的打座,就有多少莲子净水灵台的抽枝散叶;有多少丁香细雨的轻嗅,就有多少才子挥袖的曲院风香。
   江南,在水之南,在湖之畔。歌中唱“西湖美景三月天,春雨如酒柳如烟。”断桥又残雪,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蝶,永远也看不到凋谢。诗人说:春晓烟桥景翠低,香风四季染苏堤。红桃绿柳迷人眼,醉舫湖天听鸟啼。
   能够生于江南,想来,一定是幸福的。能够畅想江南,想来,一定是美丽的。江南,无数旅人的向往,无数人的梦中江南。多少人倾一生的力量,只为走在那青石古巷,尝一尝那杏花酒,听一听那细雨敲芭蕉,看一看那门环惹癫痫抽搐动作越大病情越重吗铜绿。然后,心惹江南。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幅江南梦,而每一回梦境的展现,都会惹上莫名的心醉,于锦心慧眼中,绘出不一样的小桥流水,黛瓦青砖,有了不一样的渔火笙歌,烟柳画桥。
   一路遥望一路烟水地穿越,八千里路三千里云水,把江南深深膜拜,把烟雨入诗入画入心,尔后,针针刺绣,绣成兰襟幽香,寻着那鼻尖的青梅,在微雨初晴的日光里,呈上来,仿佛一颗颗红豆,在掌心晕成朱砂,馨香如酒,红艳似唇。
   江南,在文海里,在锦秀江山。于江山这座盛大的文字百花园,有一个醒目的图标:江南烟雨。一叶小舟荡微波,半裁蓑衣雨中行,桃花朵朵迎归客,此情此景,最江南。那画面远了,隐在碧波绿堤中,美了。那画面近了,近在眼眸一汪秋水云天里,醉了。
   多少偶然,潜藏必然。若不是我偶然涉足文字,必然没有我如今的半亩花田;若不是我偶然撞入江南,必然没有我一路酒香众饮者的喝彩;若不是我误掀江南的红盖头,必然看不到烟雨胜似一朵水莲的娇羞。
   或,我曾是江南的一树青梅,或,我曾是江南的一滴烟雨。于偶然间,风把我带到了另一个地方,但我骨子里,始终残留着江南的血液,我的发梢里,始终染着杏花香。
   红尘道场,阡陌纵横,有些相遇,在路上,而有些相遇,在心上。不管是路上的相遇还是心上的重逢,都应是自然而然,有渊源的吧。
   一直认为,文字与文字的相遇,是在心上的。静静地靠拢,慢慢地欢喜,悄悄地留恋。仿佛心与心的碰撞,一旦打结,就缠绕在一起。就像是灵魂与灵魂的吸引,一旦触摸,炙热的温度,即便隔了千山万水的屏障,也感于指间,暖于心上。
   多少人路过江南,便怦然心动,多少人打马雨巷,就醉倒在丁香愁结里。
   江南烟雨,烟雨江南,好一幅水墨丹青,“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关于江南,关于烟雨,有太多的绕梁清音,尤其喜欢林俊杰的《江南》:“风到这里就是粘,粘住过客的思念,雨到这里缠成线,缠着我们留恋人世间,你在身边就是缘,缘分写在三生石上面,爱有万分之一甜,宁愿我就葬在这一点。”是的,宁愿我就葬在这一点,葬在爱的江南。
   一款女子,十指纤纤,撑起生活的油伞,敲击柴米油盐的单曲循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却喜在午后的闲静时光里,把一阙清词伴淡茶,品到无味。也在夜阑人静时,凭风望淡月,拟酒纵疏狂,浅唱时光,低弄花影,细数过往,轻拾岁月的落红,耗尽芳华,墨韵生香,只为浣洗浮世尘埃黄冈到哪治羊癫疯好,寻菊东篱下,让一颗心在滚滚红尘中,始终微语心阑,保持清澈如碧的本性。
   净水洗心,烟雨上妆,细柳摆腰,清荷枕梦,让一枚素心永远不为红尘折腰,只为漫漫琴音卷卷书香低到尘埃;让一枚素心永远能够抽身污七八糟,聆听花开的曼妙,静享云彩的舒卷,退到红尘的边缘,拈花而笑。
   梦入江南,路漫漫兮其修为兮;江南入梦,云澹澹兮水泠泠兮。
   江南烟雨,这朵文字的奇葩,在江山的百花园里,独秀芳妍,水韵芊芊,风华绰然。包容着一个个慕名而来的人,让其卸下行囊,安营扎根,侍墨弄香,有了一方自己的灵魂栖息地,从此,不再是路人,而是归客。烟雨,以其妩媚的风姿,旖旎的情怀,为蒹葭苍苍,白雾凝霜的眉弯,撑开一柄油纸伞,伞下,是一朵朵佳人含笑嫣然,是一款款才子倜傥风流。
   一个生于尘归于尘的女子,没有先天的冰雪聪明,也没在后天勤能补拙,从小没有做过作家梦,也没有多少文字缘,却莫名地爱上了文字,自然而然,没有理由。
   曾在《开在掌心的花儿》一文里,浅浅道出那些成长的岁月里,与文字有染的光阴:那些开在掌心的花儿,是沿路走过的美丽,正是它们,装扮了我们的岁月,让我们平淡的人生有所依恋与沉醉,有着七彩的梦与翩飞的心,若人生的路上不曾相遇这些花儿,那将是怎样的荒凉与孤寂啊。都说,文章是案头的山水,山水是地上的文章,总是值得一品再品,而我说,文字,是冉冉岁甘肃哪家医院治疗儿童癫痫病好月里的花朵,总是季季精彩,园园芳菲,期期盛情。每当摊开书卷,嗅着那淡淡翰墨香,就好像,看到一朵小花,轻轻地,悄悄然,开在掌心。
   由此,更加钟爱这些岁月中的朵朵花,更加依赖掌心的温暖,把这些花朵一次又一次的捧起,让它以怒放的姿态,馨香着我的天空,滋养着我的人生。
   也在《文字,指间舞动的精灵》里写到:文字,萧瑟如西风,凄美似残阳,绵绵如丝雨。它是静夜绽放的花朵,自在吐露,芬芳自赏,不需要别人的风雅附属,也无需观者赞美和掌声;它是天涯明月,荒漠驼铃,仆仆风尘中带着思考与求索,身陷困境中也心中明亮,四野荒凉也柔情万种。文字,指间滑过,似一个个精灵轻盈舞动,带着舞者的心智,带着舞者的素指柔肠,把尘世情怀练达渲染得活色生香,温润着一个又一个清寒的灵魂。
   就像对一切美好事物的向往一样,我向往文字,浅喜深爱,自然而然,不问理由。这感觉,就如爱情一样,爱一个人,有理由吗?有,一万个都嫌少。没理由吧,一个字就足够:爱。是的,爱就是行为的基础,爱就是一切动力的源泉,爱就是执着的理由。
   我想,我是爱文字的,正如我在来江山一个多月后,登上江上之星,我说:用我笔,写我字,用我字,明我心,用我心,看世界。极其简单的数语,却道尽我的万千心语。如果硬是要给爱找一个理由,那就是缘分了,缘分投石,惊起我的湖水,涟漪一片又一片,水波粼粼,我看到那光的跳跃,闪闪烁烁,像一片银色的沙滩,诱惑着我向大海深处走去。
   赤足的我,没有江山众多大神的华丽名片,也没有专业作家可以著书立说的硕硕果实。有的,只是十指纤纤,一片冰心,以及对生活与生命的所行所感,所感所悟,枝枝叶叶,是碎语,也是禅修;字字笺笺,是经历,也是成长。
   于岁之起始,年之开端,执文字的芬芳,撑岁月的油纸伞,携生命的丁香,于2014年1月5号,慎重注册江山,尔后落户江南,有了自己的小小庭院,由此花开江南,一园馨香,结缘的历程,已在《水韵江南,纤指有语》一文中讲过。
   转眼,大半年已经过去了,江南,以最初的惊艳,落定成心中厚实的柴门小径。烟雨,从初见的朦胧,明媚成眼中的素雅画卷。
   初入江南,是个来去如风的写手,没带来片片云彩,却惹上一身的烟水梦。一周后,幸江南之宠,成为编辑成员,却迟迟不敢为他人作嫁衣裳,恐自己编审不当,理解有误,伤了作者的热情,损了江南的美誉,而今,虽不敢说编审文章游刃有余,却也娴熟得当。因为深深懂得,每一篇文章都是作者的心灵之语,是灵魂的清音吟唱,不敢怠慢,不可怠慢。
   众人向往,携一人,白首。而我,愿,择一地,终老。签约之际,同事笑我把自己卖给了江山,我想,我是把自己葬在了江南。期望江南的青山绿水,钟灵毓秀,风雅俊逸,婉约清丽,都能静静地化作地下支流,环佩叮咚,淌进我的坟茔,滋补着我干瘦的灵魂,给养我百年沉睡的身体,让我永远不会因为灵魂的枯槁而憔悴。
   林清玄《生命的化妆》里说:三流的化妆是脸上的化妆,二流的化妆是精神的化妆,一流的化妆是生命的化妆。岁月可以暗换我年轻的容颜,文字却能濡养我沧桑的岁月,给予我饱满的精神细胞,让平庸的生活多彩,让空洞的生命丰盈。
   爱文字,走进江南,恋上烟雨,这是生命中的又一次化妆。期待这生命的盛妆,可以浓描淡写,深清勾勒。
   江南烟雨,人杰地灵,聚才子佳人,藏龙卧虎,个个腹有山水胸有秋壑,这是一个有情有爱的群体,不仅有文字上的相互欣赏与鼓励,更有生命中的真情与善良,人性与关怀,处处闪着暖人的光芒。也有生活中的嬉笑怒骂,轻松调侃。
   鬼社的运筹帷幄,覆社的力挽狂澜,侯社的直面担当,天涯的坚守,嫣然的无悔,希希的执着,众姐妹兄弟的嬉笑开颜,融洽相处,一个个名字,早在无数篇文字中华丽登场:华华、花花、轩轩,浅浅、依依、漠漠、霜儿、翎雨,还有小梳子、香宝宝、雪姑娘、慕容公子、枫林晚、风之细语、青木小屋、墨雪丫头等等。每个名字既是一种称呼,也有一个故事,这是天才编辑部情谊的见证。
   梦入江南烟水路,魂融烟雨思江南。如果有一天,我的脚步亦如身后的风景一样渐行渐远,但我的心,会一直缠绕着江南,我的情,会一直沐浴着烟雨。因为,我已魂留江南,来过,便留下痕迹,去了,也带走思念。
   我从春天走来,历经夏的华彩,而今已是秋韵悠然。秋是一个丰收的季节,我的柴门庭院,也即将花开满百朵,红豆粒粒生,岁月长又长,烟雨路漫漫,恍如一梦来。

共 389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aci国际注册营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