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春秋】天堂的路有多远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抒情散文
破坏: 阅读:1802发表时间:2015-06-04 08:19:46

2015年5月14日,我所在的一个文学群发出的一则讣告在同一时间被文友们接收到,群里上上下下立时震动了,这个原本平时较为安静的群充满了一片关切的询问和悼念之声。很快论坛里悼念的作品也纷至沓来,银烛与眼泪齐飞,这一切让彬彬老师(罗志兵老师网名)冰冷又孤零零的天堂之路充满了温暖和福佑。
   算起来我和彬彬老师相识至今也有一年了,最初的相识就是在文学群里,那时彬彬老师在群里常常潜水,偶尔露峥嵘,每次三言两语便不见了踪迹,而我是群里的新同学,在群里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了解到彬彬老师乃群里的写家“大腕”,于是我使出浑身解数极力向他抛出“橄榄枝”,他接住的那一次,我记得我扯起的话题还和他的“美人鱼”有关,大概是不经意触动了他敏感又多情的心,只是此后他仍旧少言寡语,常常幽默一把便黑了头像,任你千呼万唤,他却晾你没商量。
   那段时间文学群经常在搞采风和征文等活动,但彬彬老师的身影在各种聚会活动中依然鲜见,可是如果涉及到对文字的把握和选稿等活动时,彬彬老师却似一座雷打不动的定盘石也是屡试不爽的试金石,凡他所经手稿件,不论是参选人还是评委,总之人人心中都熨贴了。
   而我就越发对他好奇,终于有一次趁着交流问题进行视频时,我凑近了使劲瞧这个笔下轻松诙谐,胸有山海气象的“文曲星”到底什么模样,而我视之所宝宝突然抽搐口吐白沫是什么情况及,眼中定格的就是他的跨栏白背心和一副厚厚的眼镜片。之后终于有机会一起吃饭才得见其庐山真面目。刚开始几眼看过去他还是穿着规矩的白衬衫,目光淡定,浅浅微笑。再不知什么时候看过去上身又只剩一副从容的白背心。席间我们交流只是寥寥几语,可凭他这样一份骨子里的简单、随性,后来我们倒是越发熟悉得快了。之后我每次空间发了东西他便去观摩,那时我还热衷发帖、跟帖,有几次我们帖来帖去,各自文采飞扬,谁也不肯文字上示弱,言语间他便戳到了我的痛处,我帖上回复,“彬彬老师,我是不是又得请您吃饭了啊!”,其实暗地里我咬牙叫他,“彬彬大佐!”。后至岁末一次聊天说到今年再约一次饭局,之后几个月就疏于联络了。他初显病情时我便听闻,窗口与他聊过几句,他还一如自己笔下的文字对自己的病情也洒脱淡定,我也以为自己是大惊小怪,以为苍天祈佑,他病便好了,可再得消息时却惊闻他已属晚症。听到这个消息的夜晚我在书房无语啜泣很久,种种回忆一时涌上心头,越发不能自控。我在私聊窗口里对他千呼万唤,他的头像始终亮着似有话要对我说,可从那时起就再无言复我,直到如今噩耗传来,我和他却已生死相隔,从此永诀!只恨他病时我不能亲往卧榻探望,他今日匆匆去时我又不能亲往扶送一程,只能在群里伴着群友的祭奠默默跟帖,在心里千回百转独自送他:“先生,望你一路走好啊”,“来生我们还来同一个群,我们都早一点,你还穿白背心,我们守着一个群,让我守着你--一个良师益友久一点,再久一点...”。
   可是今天你在这个群先我们一步走了,可以想见你的这生一定像一个冲锋陷阵的战士一样,经历了苦难、彷徨、枯燥甚至是狂躁,也经历了亲情、友情、爱情,甚至是恐惧、质疑吧,你用作品来抗争和度过一生,现在终于带着自己的尊严和骄傲,带着对于文字的激情和对灵魂的思考去了一个永久的家园。
   说起来我们一个个最终都要走的,去哪里?大多数人公认的是好人去了天堂吧,那么岂不是我们早晚有一天会在那里碰面?所以我想起刚才的眼泪婆娑,有些不好意思了。因为如果我们不离开这个群,那么一定会有一天我们的头像会像你一样在人间从明亮变为永远黯淡下去,永远有多远谁也说不清,反正我相信比我们活着的日子长多了。但其实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在人间黯淡了也意味着在天上有一颗星星开始闪烁,而你彬彬老师,你是群里重于泰山一样的人物,你会带着你最新出版的“情非得已”在那里建一个我们的天堂分社吗?可依照你的性格,你大约仍喜欢当高参,当总编吧!而如今在你走后的每一个晴朗夜晚,当我遥望夜空看到的成群眨眼的星星里会不会有你和很多文学爱好者在谈诗论文?
   这个远离了城市,远离了病痛,远离了一切的是非和不公平的神仙眷侣一样的地方被我们叫作“天堂”,是真正的世外桃源。那样的境界应该是文学青年笔下执着追求的精神所在,真正具有一种诗意般的存在和孤寂感,是一个可以尽情冥想,身心放松,不再为如何活着而焦虑,不再有随时可能出现的意外和灾难降临的地方,我们感受无比的宁静,倾听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声音;当然我们也不会再有令我们振奋的心跳了,也感受不到喜悦,没有因激情冲动带来的如潮水般的幸福呼吸,更没有了动情慌乱的紧紧相拥和甜蜜亲吻。我们也许看到无数洁白的云朵在身边飘浮,很多束光把我们笼罩的清凉又梦幻,很多人像仙子一样翩翩起舞,还有曾经我们无比仰慕却在人间无缘相见的著名人物走过来轻声和我们交谈。而天堂必定也有文学群,只是它和其它事物一样在天堂有了奇怪的逆转,其它都是从真实走向虚幻,而这些我们活着时曾经无比依赖的网络、网络空间以及各种名目的群却从虚拟变成了一个个看得见摸得着的物体。但到底我们的群在那里成为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据说最近有一座被书迷们疯传的“最孤独的图书馆”,它毗邻北方最美的海岸,邻近一个叫做“阿那亚”的社区,而“阿那亚”在梵语中就是“远离城市,休养生息”的意思。这座拥有10扇落地玻璃门,面朝大海,只能徒步涉沙而达的图书馆,彰显了“远离和难以到达”的精神理念..他们说:“如果有天堂,天堂应该是它的模样”。而从诗人汪国真走后,我就一直在设想天堂里应该有这样一个文人相邀的所在,昨晚我努力地睡着后,甚至应该说我是刻意为寻找那样一个地方而睡着的,因为我相信活着的人只有在梦里才和天堂最接近。我在梦境向着它而出发,果黑龙江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然,功夫不负有心梦,我在梦里真的现身于天堂,我也找到了天堂里那个和阿那亚图书馆一样的文学群。果真是名不虚传,这里有着近乎于秋天一样的开阔明朗,站在望不到头的平台上朝远处极目,天堂的风景无边无际,过了一会儿甚至还有清澈寒冷的泉水不知从哪里喷射而出,它在半空中打了一个结,又似乎碰响了很多个风铃,平台周围弥漫的都是甜美的花香和果香,而一个硕大的落地屏幕上显示了很多人的名字和头像,当我的手在空中划了几个优美的弧线后,点击了其中一个人,刚要迟疑下一步会怎样,却发现他已经飘然来到了我的身旁。
   早晨当我从天堂回来时也正好是睡醒时,我听到了风在树叶和窗棂间激灵灵鸣响,鸟儿也欢叫起来了。在不远处起伏的绿色叶片正在逐渐变得幽深,此时季节正在交替,而夏天正在悄然来临。早晨的阳光如柳条一样柔软地从天空垂下来,空气中沁满了泥土的、花的香气,似乎还有一些菜香混入,有人骑行的车在窗前一闪而过,踉跄学步又花枝招展的孩童扑棱着小手,平凡的生命竟然如此生动和妖娆多姿!
   天堂里的时光显然无休无止,无尽漫长,没有病痛,也没有生命非要相互依存、相生相息,也没有什么爱让我们牵肠挂肚,天堂的居民都不忙,一切看起来很美好,但刚才我的手机震了一下,我下意识扫了一眼手机,是心爱的朋友发来了一串笑脸...其实有牵挂,有人爱的人间可真好。虽然佛说肉身还可以三世轮回,不要妄念、不必贪恋,可轮回时还能回到我们当初熟悉的那个家园吗?看起来投胎是由不得我们的。还有一条路就是我们尽量活着,而活着即使能至百岁,相比于无尽的时间也是弹指一瞬,有谁能和时间去抗衡呢?“我们终将要无可挽回地失去我们自己”,“你的肉体只是时光,不停流逝的时光你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但即使如此无奈,我们还是要争取活着,活着很好,只是没有什么东西是我们必然要索取的,所有的得与失最后都是一样的结果,我们一定会死!而且死亡从不会和我们讨价还价,人类也从来没拥有过和死亡谈判的权力!我们对死亡很害怕,但死后好歹还有天堂之路可以走,但假如我们连心地也浑浊了,充满了负累,把自己变成了“难以穿过针眼的骆驼”,那么连天堂也不肯收留我们了。
   我们说活着真好,是因为活着可以追随自然,跟着季节去尽情释放,在春风里婀娜、奔跑,如夏花一样绚烂绽放,如秋叶般恬淡平和,如冬夜般冷寂,宁静,生命的价值就是种种体验,成功、失败,幸福和灾难,功名利禄、荣华富贵,斤斤计较、爱恨情仇,一切的一切除了我们的体会不同,所有的得失到头来也都是烟云过眼,千秋功业也不过是留给后世的一堆残骸瓦砾。可到底是什么让拥有短短寿命的人类却充斥了无尽占有的欲望?这个问题着实很难回答,也许就是人性自身所该承受的悲剧吧!王尔德把这样的过程归纳成了一句俏皮话:“人生只有两种悲剧,一是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另一是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他的话让我们明白了人生如果被占有欲所覆盖,得到或者得不到都将无可避免地成为一个悲剧!也有人说人类是最奇怪的一种生命体,“活着时仿佛从来不会死,而死时却仿佛从来没有活过”。凡此种种,对生和死,总之是人类最永恒的话题!
   人生啊,真是光怪陆离,到头来,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随着我们生命的终止变得无足轻重,我们曾引以为傲的丰富的灵魂没有了依托,千百种滋味都归于虚空,有谁能给我们一个关于人生的最权威的指引和明示?我们能带着永远也做不好的准备去天堂吗?即使不能,可是终归那时我们河南治癫痫病的费用笔下的永远已经来到了!

共 367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aci国际注册营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