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绿野】纪晓岚与新泰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理论
电视连续剧《铁齿铜牙纪晓岚》《风流才子纪晓岚》等风行全国,让人们记住了那个号称天下第一才子的纪晓岚,这样一个才思敏捷、诙谐滑稽、风流倜傥、机智超群的清朝官员形象。   纪晓岚,名纪昀,号春帆,晚号石云,道号观弈道人,直隶献县崔家庄(今河北沧州市)人,清代著名政治家、文学家。历任左都御史,兵部、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太保,管国子监事。曾任《四库全书》总纂修官。纪昀学宗汉儒,博览群书,工诗及骈文,尤长于考证训诂。他的诗文,经后人搜集编为《纪文达公遗集》。其撰写的《阅微草堂笔记》影响深远。嘉庆十年(公元1805)二月,纪晓岚病逝,享年八十二岁。因其“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嘉庆帝御赐碑文),故卒后谥号文达,世称文达公。由于新泰地处北京到江南九省御道要冲,他在陪同乾隆皇帝南巡和办差过程中多次路过或留宿新泰驿站之中,新泰境内的风物人情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有一年的初冬季节,纪晓岚路过新泰县,新泰县令派人给他送来了美味佳肴,他婉言谢绝,并以《新泰令使馈食品诗以却之》相赠,让县令愧悔不已,敬佩尤嘉。诗中说:   山驿风霜特地寒,劳君珍重劝加餐。   词臣只是儒官长,已办三年苜蓿盘。   在诗中,纪晓岚感谢新泰县令念其迎着风霜,不惧寒冷,远道而来,要为他加点美味营养的好意,但他身为朝廷文官,已经和老百姓一样吃了三年多的苜蓿之类的蔬菜了,对于鱼肉等美味已没有了感觉,不好意思,只好拒绝。其高风亮节跃然纸上,让人肃然起敬。   在他的《阅微草堂笔记》中,还记载了不少有关新泰的奇闻趣事,其中有一个故事还与纪晓岚家有直接的关系。   雍正年间,大概是丙午年或丁未年的样子,有一户灾民一路讨饭经过他的家乡献县崔家庄,两口子全病死了。临死前,两个人拿着卖身契券在街上卖闺女,想要换钱买两口棺材。他的祖母张太夫人为了安葬这对夫妇,就收养了那个可怜的女孩,起名叫连贵。连贵家的契券上写着他的爸爸叫张立,妈妈姓黄,籍贯却没有写清。再问她父母,已经说不出话了。据连贵自己讲,她家在山东,门前就是驿路,经常有大官车马来来往往。从她家到这里,大概走了一个来月,但是家乡具体叫什么名字,却不知道。连贵还说,去年曾经与对门胡家签下婚约,后来胡家也出外讨饭,不知道都上哪儿去了。   连贵在纪晓岚家待了十几年,也没个亲戚啥的来找过。祖母就把连贵许配给牧马人刘登。据刘登讲,他自己是山东新泰人,本来姓胡,因父母双亡,被刘姓人家收养,所以改姓了刘。记得小时候父母做主,与一小姑娘订下婚约,但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   刘登本来姓胡,新泰又是驿路上的地方,灾民讨饭到此,路程差不多就是一个月——这恰与连贵所说相符,人们都觉得刘登就是那胡家人,他们俩真是命中注定的夫妻。   纪晓岚的叔叔粟甫公听说了这事以后对他说,这件事如果描写一下,可真是个传奇故事——只可惜连贵这女孩粗笨,只知道吃饱了睡觉,实在没法粉饰,太遗憾了。   边征则说,秦(五代时前秦)国人啊要是活着,都会觉得苻生是受了诬陷;蜀国人呢要是还在,又会觉得诸葛亮不过如此。这句话出自刘知几的《史通》,苻生的事儿呢出自《洛阳珈蓝记》,诸葛亮的事儿则出自《魏书•毛修之传》,浦二田注解《史通》时说这个不清楚,无法考证了吧。史传都不免有误传,何况传奇呢?《西楼记》里面说穆素晖貌似天仙,吴林塘却说他爷爷小时候见过那女主角,矮小粗胖,平常女子罢了。那些故事里写的美女啊,大多都是假的。连贵这姑娘虽然粗鄙,可要是有好事的人编个曲子,写个剧本,以后到戏台上那么一演,肯定也是千娇百媚的样儿。老先生的说法啊,真是太书呆子气了。   这就是无巧不成书吧。   《阅微草堂笔记》还记下了几个发生在新泰的鬼怪神异故事。其一是“羊留鬼札”的故事。“羊留”就是现在的羊祜故里“羊流”。羊流是新泰境内重要的御道驿站。故事讲的是书生朱立信赴顺天府参加乡试,夜过羊留时迷失了道路,至一老翁家住宿,老翁托他捎一封书信和包裹,朱生至京后找不到人,只好打开包裹,发现内有金簪银钏各一双。打开书信一看,原来老人早已死去多年,是他委托朱生归途中为自己修坟。朱生情知不修不好,只好归来用卖掉金簪银钏的钱请人为其重修了坟墓。   其二是新泰书生路遇美少妇的故事。新泰县有一位书生,到省城去参加乡试。在距离济南还有半天路程的时候,和几个朋友趁凉快在天没亮时就上路了。黑暗中有两头驴跟着,时而在前,时而在后,他们也都没有太在意。等天蒙蒙亮的时候,这才看出骑驴的是两个女人。再仔细一看,一个是老太太,大约五六十岁的样子,长得又胖又黑;另一个是少妇,差不多二十岁左右,身材、相貌都很不错。那书生不断的打量她。   那少妇回头忽然大声地问道:“是表哥吗?”书生一听,愕然不知该怎么回答。少妇说:“我就是某某家你的表妹呀,我们家的家法规定,表兄表妹不能见面,所以你就不认得我。我却曾经隔着门帘偷偷地看见过你。”书生想起来,原来是有个表妹嫁到了济南。于是两个人就慢慢地聊了起来,无话不谈。书生问:“清早赶路,要去哪里呢?”少妇回答道:“昨天和你妹夫一起到舅母家去探问他的病情,本来打算当天就赶回来。可舅母家碰上了件打官司的事,央求你妹夫   到京城去周旋,就没能在当天赶回来。我今早回来是为他收拾行装的。”少妇说话时眉目传情,妩媚动人,还流露出早在十几岁时就对书生一见种情的意思。书生有点动心。等走到岔路口分别时,少妇邀情书生到家里一起吃饭。书生高兴地答应了。于是就和一起赶路的人约定晚上在某个地方等着他。但他们一直等到报晓的钟声敲响也不见书生归来。第二天,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后来他们又到那天分别的地方,沿着岔路分头去找,发现他骑的那头驴还在田野里悠闲地吃草,驴鞍子都没有卸下来。他们又找遍了附近所有村子的各个地方,竟没有一个认得那两个女人。于是又打听着到书生的表妹家,家里人说他的表妹早死了半年多了。那个书生到底是被鬼魅所迷惑?还是被妖怪吃掉了呢?还是让盗贼拐骗了呢?不得而知。而这个书生从此也就再也没有任何一点消息。这件事也足以让那些那些轻薄的青年男子引以为戒了。   这些鬼怪神异故事表面上看起来有点荒诞不经,但却与蒲松龄的《聊斋》一样,写鬼写妖往往入木三分,高人一等,足以警醒世人。由此也可看出,纪晓岚在新泰逗留期间,茶余饭后很注意搜集当地的民间传说和奇闻逸事,并把它详细记载下来,成为难得的研究当时当地新泰民间文化与传统习俗的重要参考依据。      荆州哪医院看羊羔疯好哈尔滨治儿童癫痫的医院哪里好哈尔滨癫痫医那家治疗好山南市最好癫痫医院在哪
aci国际注册营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