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爸,咱俩还没拥抱过呢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悬疑小说

  1。他迫不及待地再婚了

  

  我对父亲的不满,是从他急于再婚开始的。

  

  在我眼中,父母一直非常恩爱。父亲在外地工作,每次回家,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他总是抢着干家务活。母亲亦是十分心疼父亲。他一回来,餐桌丰盛得如同过年,每次都要炖一大锅土豆排骨,让我痛痛快快地解馋。

  

  也许,如此恩爱的夫妻,连老天也嫉妒吧。母亲50岁时突发脑溢血,永远离开了我们。很长一段时间,父亲像变了一个人,终日无精打采,整夜整夜地失眠,甚至走路时连脚都抬不起来……

  

  然而,谁又能想到,母亲离开刚刚半年,他却宣布要再婚了。

  

  我知道,父亲再找个老伴是迟早的事,毕竟岁月漫漫,50岁的他不可能一个人孤零零地度过余生。我只是希望他能多守候母亲一些时间,至少应该等到我结婚后再考虑这件事。

  

  当他深情地把婚戒戴在身边人的无名指上时,我难过得别过脸去。

  

  窗外,天阴,微雨,整个世界湿漉漉的。那一刻,我深深为母亲感到悲凉。还记得,一次父亲喝多了酒,动情地对母亲说:“这么多年,你跟着我没享什么福,苦倒是吃了不少,我对不住你啊!”母亲把泡好的茶递给他,眼里闪着晶莹,柔声说:“我觉得一点都不苦。你把我们娘俩满满当当地捂在心里,我心里甜着呢。”

  

  只是,远在天堂的母亲不知道,现在不仅有人占据了她的位置,而且连我这个她自小疼爱的女儿,以后也极有可能被忽略了。

  

  2。回忆里,那种美妙的感觉

  

  小时候,我最羡慕隔壁的女孩露露。因为,每次去她家玩,都能遇到她与父亲的温馨相处。

  

  一天,她在外面淋了雨,肚子有些不舒服,我进门时,正好看到她一脸幸福地蜷在父亲膝头。父亲一只手搂着她,另一只手端着勺子,轻轻吹了吹,极耐心地说:“乖,喝了药就不难受了。”

  

  那一刻,我小小的心暖暖的,瞬间,又凉凉的。这样的情景,在我的生命中几乎不可能发生。父亲平日不苟言笑,不知是生来如此,还是故意端着教师的架子,他看上去总是很严肃。

  

  有一段时间,我特别期盼自己能像露露那样,幸福地在父亲怀里甜蜜一回。

  

  好在,机会很快来了。那个周末,母亲搂着我在大床上讲故事,我听着听着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突然感觉有个人把我抱了起来,微微睁开眼,天哪,竟是父亲回来了!我闭上眼,脸贴着他暖暖的怀……那一刻,仿佛世上所有的花儿都绽放了,一颗心,瞬间也变成了盛开的花朵,向着快乐纷纷扬扬。只可惜,大床到小床的距离太短了,很快,我就被父亲轻轻放下了。

  

  后来,每逢父亲回家,我总是赖在大床上,缠着母亲讲故事,然后,再假装睡着了,等着进入父亲温暖宽厚的怀抱……虽然,这样的情景,到我上了初中就中断了,但是,那种美妙的感觉,却像6月的阳光,一直在回忆里灿烂着。

  

  3。他让我品尝到做优秀生的甜蜜

  

  虽然,父亲在生活上对我照顾不多,对我的学业却非常重视。

  

  上小学时,我像男孩子一样贪玩,不仅经常逃课,还抄作业,考试作弊。开始,他没有太在意。到了四年级,当发现我几乎门门不及格时,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把我叫到跟前,用一贯严肃的语气,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讲了一堆努力学习的重要性。只是,这些对我而言不过是耳旁风,吹一吹也就过去了,基本起不了什么作用。殚精竭虑后,他终于又想出了一个狠招。

  

  酷暑难耐的7月,他带我去了亲戚家的玉米地。他先在玉米旁边用铁锨挖了个坑,又用手指捏了些化肥撒进去,最后,再把坑埋住。他说:“像我这样,给每一株玉米都施上化肥,争取天黑前把这半亩地弄完。”

  

  刚开始,我还觉得挺好玩,兴致勃勃地挖坑施肥,干得不亦乐乎。然而,刚弄了两行,身体就吃不消了。头顶烈日炎炎,身旁的玉米叶子在我的脸上胳膊上扫来扫去,划出了一道道鲜红的血印……

  

  我一边擦汗,一边央求父亲别干了。

  

  他问:“学习累,还是种地累?”

  

  我低声答:“学习跟种地比,轻松多了。”

  

  他又问:“想一辈子种地吗?”

  

  我赶紧摇头。

  

  “既然不想一辈子种地,就好好学习。如果成绩提高不了,这辈子,你只能终日汗流八瓣劳作在土地里。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朝哪个方向走,你自己决定。”父亲的语调不高,却字字砸在我心头,一声一痛。

  

  从此,我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上课注意听讲,主动预习复习,回家认真完成作业。经过两个月的努力,期末考试,我的成绩已经飞越到全班第三名。

  

  母爱注重细节,父爱决定方向。是父亲让我品尝到做优秀生的甜蜜滋味,也正是他,引领我一路走到今天,使我在酷暑难耐的此刻,可以坐在冷气十足的办公室里,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闲闲地敲下自己喜欢的文字。

  

  4。对你好才是最重要的

  

  不仅在学业上,对我的婚姻大事,父亲也是用心良苦。

  

  上中专时,17岁的我跟同学萌生了初恋。男孩长得很帅,胆子大,脾气急。他曾告诉我,小时候,他最喜欢玩的游戏是捉蛇。父亲知道后,特意来学校见他。只坐了5分钟,就淡淡地对我说:“跟他断了吧。”

  

  男孩不解地询问原因。

  

  父亲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们在一起不合适。”

  

  我的心痛极了。父亲却语重心长地说:“生活中,仅有爱情是不够的。况且,真正的爱情,并不是你现在想象的样子。终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如今,10年过去,男孩不仅频繁更换单位,还离了两次婚,现在他是3个孩子的爸爸。父亲说得对,我喜欢安静,渴望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而他却钟情于动荡人生,不断地改变,才是他最终的归宿,我们果然不合适。

  

  22岁那年,我遇到了苏。他相貌一般,只是一名普通工人。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他自小失去了父母,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然而,地无一垄、房无一间的他,不知有着何种本事,竟然一出现就入了父亲的法眼。

  

  父亲说:“虽然,他一穷二白,但是,对你好才是最重要的。相信我,面包会有的,房子也会有的。”

  

  说实话,苏在我眼里,虽谈不上讨厌,却也谈不上喜欢。只是,身为红尘中的普通女子,我根本没有简·奥斯汀那种为爱而婚的勇气。我想,父亲的眼光不会错的,他认为好,就一定是好的吧。

  

  交往了一年后,我们开始筹备婚事。

  

  只是,谁又能想到,婚期临近时,母亲却突然病倒了。

  

  苏请了长假,昼夜在医院陪床。护士长说,她工作了20年,送走的病人不计其数,然而,像苏这样会照顾人的男孩子,还是第一个。

  

  只是,不管我们如何尽心尽力,母亲还是被病魔夺去了生命。她离开时,我平生第一次看到父亲流泪。那晚,他陪母亲坐了整整一夜,虽然没有说过一句话,第二天嗓子却哑了。

  

  办完后事,苏和我商量把婚期推迟一年。谁知,母亲去世刚半年,父亲就领回了他的第二个女人。

  

  5。爸,咱俩还没拥抱过呢

  

  年前,苏和我打扫屋子时,从床头柜里掉出一个笔记本。打开一看,竟是父亲写的日记。正好他不在,我俩好奇地翻看起来……

  

  “青儿结婚后很快会怀孕,我既不会做饭,也不能侍候她坐月子,她又没有婆婆,可怜的孩子,到时候可怎么办呢?

  

  “思来想去,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我必须抓紧时间给女儿找个继母。这样,青儿怀孕时,她可以帮着做做饭,孩子出生后也能有个照应。对,就这么办,一定要给女儿找个心地善良、勤劳体贴的好继母……”

  

  心中有幸福,突然破壳而出,芬芳成一树花开。原来,当初父亲迫不及待地要再婚,竟然主要是为了我!

  

  吃过晚饭,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微弓着腰,白发仿佛又添了不少。我走过去,轻声说:“爸,长这么大,咱俩还没拥抱过呢。”

  

  他望着我,略略羞涩道:“又不是演电影,咱们在心里抱就行啦。”

  

  只是,他的话音未落,我已扑到他怀里。

  

  “青儿,你怎么啦?”他搂着我问。

  

  我抬起脸,冲他甜甜地一笑,开心地说:“爸,我很好。以后,我们会更好!”

  

  此时此刻,我只想好好地抱抱父亲!因为,我终于明白,不管母亲在还是不在,在这个世界上,我都是他今生的最爱。

长春专科癫痫医院西安癫痫病医院怎样额叶癫痫经常复发如何治疗呢
aci国际注册营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