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 > 文章内容页

【军警】金陵老友再相聚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写作素材
破坏: 阅读:3452发表时间:2015-06-25 22:22:37


   一
   人们常说,好酒越沉越香,而经历了数十年锤炼的老友深情,比起这陈年的老酒,更是让人珍惜啊!
   自打去年金秋,南下金陵,与分别了二十多年的燕子、乐呵、海姐等诸位昔日的好友、同事相聚之后,眼前还时时闪过这些当年好友的张张笑脸。好在,燕子、乐呵又是我们几乎天天必访的博友,我们那篇《古运河情思》的系列博文,又勾起了金陵好友们在古运河边再次相聚的强烈欲望。
   这一天,终于盼来了。
   阳春三月,琼花盛开的时节,燕子夫妇、乐呵、海姐,还有一位去年未曾见面的家慧五位好友,相约同来扬州,再次欢聚。燕子的老公戴大哥,原本就是老扬州,当年从水乡小城调离,说来还有一段趣事,夫妇俩在确定是调回燕子的老家南京,还是戴大哥的家乡扬州之时,俩口子各执一词,难分高下,最终说定以抓阄为准,三局两胜。燕子一次次耍赖,但最终还是戴大哥手壮,燕子在抓阄多次败北之后,只得勉强应允,回到老公的家乡,成了半个扬州人。不过在扬州工作生活多年之后,她也爱上了这个充满历史文化底蕴的古城。近几年,为照顾在南京的小外孙,老俩口又奔走于南京、扬州之间。这次聚会,按理,我这个扬州人理所当然地应担当起东道主的责任,而热心的燕子夫妇,却坚持再当一回东道主,提前与女儿请了十天假,匆匆赶往扬州的家中,打扫、整理一番,作好迎客准备,让金陵老友们都住在她的家中。
   约好相聚的那日,乐呵、海姐、家慧原本相约中午在南京长途汽车站会合,而颇有个性的海姐,却异想天开地在早晨,就匆匆地登上了开往扬州的班车,待到乐呵、家慧望眼欲穿地在车站等待海姐时,海姐却从扬州打来电话:“姐妹们,我已在扬州的文昌路上,正打算品尝扬州的美食哩”。
   这海姐就是不按常理出牌,与乐呵、家慧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已过了花甲之年的海姐真是童心不泯啊!
   待我与老伴在扬州车站迎客时,见少了海姐的身影,忙问究竟,乐呵笑道:“她已单枪匹马杀到扬州了。”
   乐呵一路上,还是乐呵呵地诉说着分别半年来的件件往事、趣事,但让我们担心的是,乐呵就在出发前不久,突发心血管病,万幸的是,在昏迷了十几个小时后,终于苏醒过来,未留下任何后遗症,但天性乐观的乐呵,还是毫不犹豫地踏上了赴扬州聚会的旅程,乐呵对友情的看重令我们十分感动。
   家慧虽与未曾与我俩做过同事,但当年她是燕子的挚友,同在烟波浩淼的白马湖上任教,后调进县中,老公与馨平成了同事,这关系也近了许多,几十年不见,也是感慨万千,家慧紧握着馨平的双手,问长问短,诉说着离情别意。
   在燕子位于梅花岭下、史公祠北侧的家中,当年的七位水乡老友又再次聚首了。
   好客的戴大哥系着围裙,忙得满头是汗,已准备好一桌丰盛的晚餐。七位好友杯中斟满红酒,频频举杯,庆贺这半年之后的再次聚会。
  
   二
   扬州,是中国四大菜系之一的淮扬菜的发祥地,淮扬菜素有“东南第一佳味,天下之至美”之美誉。
   在金陵老友相聚扬州的这几日,自然离不开扬州美食相伴左右,尤其是燕子的老公戴大哥亲手做的“斩肉”(扬州人对肉丸子的称呼),更可与在扬州盛宴酒楼品尝的正宗的“扬州狮子头”相比美,飘着香气的“扬州盐水鹅”,也让平日常吃“南京桂花鸭”的金陵老友们啧啧称赞。还有那富春花园茶社的蟹黄包子、三丁包、松籽烧麦、大煮干丝、肴肉,蒋家桥饺面馆的虾籽饺面、菜油锅贴,也让金陵老友食欲大开。
   但几位金陵老友并不满足于只当食客,她们也跃跃欲试地要在淮扬菜的家乡,显一下自己的身手。乐呵、海姐与家慧悄悄地谋划起食材采购之事,岂料,聪明绝顶的燕子姐,先下手为强,在菜市场内,一把抢走了家慧的钱包,那三位买什么,燕子姐就立马抢先付款,负责开支的家慧也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采购完毕,几位金陵老友就忙乎开了,在燕子家的厨房里奏起了一曲美妙的“锅碗瓢盆交响曲“,家慧自荐做“剁椒鱼头”、“炒鳝丝”两道菜,而海姐则声称:做一个最拿手的“冰糖扒蹄”,外加“炒三丝”。身体欠佳的乐呵也展示拿手的刀工,给海姐、家慧打起了下手。
   早就知道家慧是个诗文、书法俱佳的才女,但她的厨艺,咱们没领教过;至于海姐,请客用买来的肉包子馅儿冒充”肉丸子“的笑话,在去年老友聚会时,就已逗得我们捧腹大笑了,这次,她能做出啥味道的“冰糖扒蹄”,我们还真为她捏把汗。
   经过那三位金陵老友的一通精心准备,几道菜终于端上了餐桌,别说,从外观看,与外面饭店大厨的手艺几乎不相上下,家慧制作的“剁椒鱼头”,上面点缀着红绿两色辣椒丝,让人大有馋涎欲滴之感。再看那海姐精心烹制的“冰糖扒蹄”,色泽鲜亮,浓浓的卤汁里还卤了几只鸡蛋,面对满桌佳肴,众人纷纷举筷品尝,味道还真是地道,尤其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海姐的“冰糖扒蹄”更是色香味俱佳,转眼之间,那两只扒蹄已被风卷残云似地被我们分食殆尽,就连卤汁也被我们倒入饭碗之中,拌上白米饭,真是香啊!大家连声夸赞家慧、海姐的厨艺,那海姐笑着说:我这道看家本领,毎年就过年之时亮一次,平日,是从来不轻易出手的。众位金陵老友皆哈哈大笑:“我们真是好有口福啊!”
   笑声中,我们又仿佛回到了四十多年前,在苏北水乡小城学校食堂简陋的餐桌旁,我们这些昔日的老友,那时还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快乐的单身男女,一盘香喷喷的韭菜炒肉丝,抑或一条红烧小鲫鱼,伴着我们度过了多年的青葱岁月,转瞬之间,大家皆已进入花甲之年,想到此,心中不由感慨万分,更加珍惜这历经了近半个世纪的老友深情。
  
   三
   烟花三月的扬州,她的婉约之美方才真正显现出来,杨柳依依、烟雨濛濛,春日的气息弥漫在古城的每个角落。此刻的扬州,在人们的眼中,委实是个宜清风、宜明月、宜微雨、宜饕餮、更是宜友人相聚的绝佳所在。
   好在金陵老友下榻之处,正是与瘦西湖咫尺之遥的梅花岭下。那几日,诸位好友在遍尝美食、尽兴“掼蛋”之余,总是结伴沿着古城绿树掩映下的老护城河漫步,小桥、流水的古护城河,向有小秦淮河的美誉,真可谓是一步一景,任你随意摁下相机的快门,那镜头里留下的都是一幅幅绝佳的美景。
   从风光旖旎的瘦西湖向东,路边的盆景园内,花木扶疏,千姿百态,河中,两艘古装巡游的龙船,奏着《云水禅音》的优雅乐曲,缓缓行进,重现了当年乾隆下江南的盛况。那不远处的冶春茶社,等待体验扬州人清晨“皮包水”生活的外地游客们,一边欣赏着扬州戏的演出,一边耐心等待着“叫号”,这儿的景色之美,让你大出意外,这哪是什么餐厅,那就是一个令人流连忘返的精美的园林啊!冶春外便是当年乾隆下扬州的“御码头”,一块古老的石碑,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当年扬河南有治疗癫痫好的医院吗州的繁华。沿着河边,一路走去,气势恢宏的天宁寺、纪念抗清名将史可法的史公祠,还有号称中国四大名园之一的个园,都让金陵老友们,感慨着扬州的古老和古城文化底蕴的深厚。
   金陵老友们当然忘不了,前往东癫痫病最好的治疗方法吃什么好?关古渡,欣赏古运河的今日风光。细雨靡靡的东关老街上,老友们手撑雨伞,在青石铺就的石板路上,悠闲地漫步,仿佛又回到了昔日大清盐商们生活的年代。穿过高耸的东关城楼,便来到了东关古渡之下,老友们兴致勃勃地眺望着雨中古运河烟雨濛濛的景象,对古运河的美又多了一分别样的印象。
   老友聚会最感人的一幕,出现在临别前的那个时刻。想到傍晚时分,几位金陵老友将要踏上归程,众人皆有点儿难舍难分之感。此刻,我们正在护城河畔的冶春园内散步,平日最忌讳拍照的海姐,却一反常态,举起手机,开启了摄像功能,兴致极高的海姐边走边摄,边配上充满深情的解说。家慧对着摄像头,率先即兴来了一段《智取威虎山》少剑波的那个唱段:“我们是工农子弟兵……”唱罢一曲,众老友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四十多年前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在老年大学合唱团练过声的燕子姐放开嗓门,唱了一段《红灯记》李奶奶的唱段:“十七年,风雨狂……”字正腔圆,京味十足。乐呵姐干脆唱起了“大海航行靠舵手……”我老伴馨平,则边舞边唱:“鸿雁,天空上……”表达了对下次相聚的期盼之情,众老友皆击掌叫好!我当然也不甘落后,高唱起当年与馨平登台演唱过的《沙家浜》选段:“朝霞映在阳澄湖上……”
   几位六十多岁的老人,此刻已有点忘乎所以,兴奋的就像二十多岁的少男少女,在一边游玩的一位姑娘,看到这群近乎“疯狂”的大爷大妈,都忍不住笑了,主动为我们这群金陵老友合影拍照,在河边的曲廊下,众老友笑脸如花,记录下了在扬州相聚最开心的那一刻。
   再见了,金陵老友们!相聚虽是短暂的,但我们之间经历了四十五年的友情却是永恒的!

共 334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上一篇:【东北】我是妖
下一篇:【江南】幸福
aci国际注册营养师